台湾流感疫情迈高峰重症数118人再创单周新高

中新网1月14日电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流感疫情进入高峰,台湾“疾管署”疫情汇报今天公布上周类流感门急诊人次,上周就诊人次攀升到124000多人,且并发重症病例新增118人,其中8人死亡,重症和死亡人数双双创下单周新高,其中最年轻的为38岁男性。“疾管署”表示,死亡案例都没有接种流感疫苗。

监测数据显示,岛内上周急诊类流感就诊达124118人次,较前一周上升7.6%。急诊类流感就诊病例百分比为13.5%,与前一周相当;小区流行病毒则以A型H1N1为主,约占80%。

1月底,随着疫情警报的拉响,全国各行各业尤其医护人员进入备战状态。2月6日12时40分,北大国际医院接到国家卫健委相关通知后,迅速部署应急医疗队人员的选派以及后勤物资保障工作。

丈夫查鹏奋战在湖北战“疫”一线,而戴佳作为全媒体采编中心少有的在京人员,在疫情防控期间主动承担了多个外出采访任务。

“我报名!”短短3小时,北大国际医院一支以党员为主的20人的骨干团队迅速集结完毕,整装待发。在8名志愿者医生队伍中,查鹏名列其中,并且是唯一的一名外科医生。“新冠肺炎病毒主要攻击呼吸系统,可能会继发一些肺部并发症,需要外科干预或者手术,医院考虑到上述原因,需要派一名胸外科医生以备不虞。”查鹏说。

另外,上周共新增118例流感并发重症病例,本季(2019年10月起迄2020年1月13日)流感并发重症病例累计617例,其中上周造成8人死亡,以感染A型H1N1(113例)为多。

2020年春节前夕,戴佳和查鹏收到了一份特殊的新年礼物——戴佳怀上了二胎,一家人沉浸在幸福喜悦之中。

这不是戴佳第一次完成战“疫”报道任务。早在1月26日晚11时许,她就根据报社安排采写了最高检下发《关于认真贯彻落实中央疫情防控部署坚决做好检察机关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的消息,通过新媒体第一时间向全国检察干警传递最高检党组的部署要求。随后,她又参与了“众志成城抗疫情”“战疫图景”等多个大型策划报道任务,所采稿件均在网上产生了热烈反响。

林咏青表示,其中年纪最轻的38岁男性本身有糖尿病病史,血糖控制不佳,有流感症状几天后出现呼吸困难,到医院急诊室就医,一度发生心跳停止状况,急救后虽恢复生命征象,但已经有肺炎、心脏心肌炎,住院治疗都没有改善,7天后过世。

“尽我们的职责保护好戴佳。”此后的日子,党办的同志多次向全媒体采编中心负责人询问戴佳的身体和思想状况,确保一切安然无恙。

共同隐瞒“善意的谎言”

奔赴战场,时不我待。查鹏简单整理行装,瞒着妻子和女儿匆匆跟着大部队踏上了去往鄂州的列车。当天晚上6时许,戴佳发现丈夫没有如约回家吃晚饭,于是,她拨打了丈夫手机,但奇怪的是,手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随后的日子,面对妻子微信,查鹏不敢多言,只简单地回复“形势严峻”“马上要学习培训,稍后联系”“一会值夜班,我去准备一下”……

疫情发生以来,最高检各单位对新冠肺炎疫情严格执行零报告制度。鉴于丈夫被“隔离”,戴佳第一时间向全媒体采编中心负责人汇报了相关情况。

林咏青提醒,民众出现流感症状要密切注意是否有出现呼吸困难、呼吸急促、血痰、痰液变浓、低血压、胸痛等,都要尽速到大医院治疗。

老年人和慢性疾病患者感染流感后死亡风险很高,包含心肺功能不佳,有慢性病如高血压、糖尿病状况多。

“谎言”在这一刻被拆穿。戴佳在文章配图中发现了自己再熟悉不过的身影,“哪怕他站在最后一排,身体几乎被其他同事挡住了”。而这一天,距离查鹏出征已过了整整16天。

带孕坚持在抗疫采访一线

查鹏出征的那天,北京雪后大风降温。戴佳搭乘同事的私家车来到最高检办公西区采访群众来信来访有关工作情况。一起采访的同事回忆道:“雪天路滑,为了保证采访不迟到,我们两个人早上7点多便出发了。戴佳早晨没来得及吃早饭,加之当天降温,采访结束后,她已饿得瑟瑟发抖。”

救死扶伤,医无止境。新闻事业,永不止步。疫情当前,戴佳和查鹏不在一起,却也在一起。(文字:徐日丹)

戴佳微信朋友圈截图。

“鄂州市的重症病例,几乎都集中在该市唯一的三甲医院——鄂州市中心医院,正是我要支援的地方。为了不让戴佳担心,请您一定要帮我保守住援鄂这个秘密。”查鹏在电话里恳求道。

查鹏就职于北京大学国际医院胸外科,由于工作性质,加班已成为家常便饭。妻子妊娠反应严重,自己不能时刻陪伴左右,查鹏的内心不免有些愧疚。特别是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随着加班频率的加大,查鹏对妻子和3岁女儿的牵挂更是有增无减。

“疾管署副署长”庄人祥也表示,流感疫情在上周已经提早进入高峰,近日虽急诊人数已经趋缓,但天气又变冷,高峰期下降不会太快。

但令部门负责人没想到的是,当自己按程序向报社党办和主管社领导汇报完相关情况后,便接到了查鹏的电话。电话里,查鹏道出了“隔离”背后的实情。

部门负责人随即向报社党办的同志如实讲述了戴佳的实际情况,请求撤回之前的情况报告,并建议共同帮助查鹏隐瞒这个“善意的谎言”。最高检医务室得知这一信息后,很是感动。

防疫医师林咏青表示,重症死亡8例中,为6男2女,年龄最小是38岁,最大91岁,其中7例有慢性疾病或是潜在疾病也没有接种疫苗,都是并发肺炎过世,发病到死亡平均7天。

工作之余,戴佳很是担心丈夫在“隔离”期间的身体状况。2月22日晚,她无意间打开了北大国际医院的公众号,一篇名为《逆行!北京大学国际医院援鄂抗疫国家医疗队正式出征》文章引起了她的注意。看完后,戴佳感到十分震惊,内心又生气又担心,生气的是丈夫第一次对自己说谎,担心的是病毒传染极强,防护不当极容易被感染。

直到一个小时后,戴佳收到来自丈夫一条轻描淡写的微信:“医院收治了疑似患者,按照要求,我需要在医院隔离两周,在此期间不能回家。”戴佳对平常跟自己有一说一的丈夫没有产生一丝怀疑,表示理解并叮嘱他照顾好自己。

“作为妻子,纵然有万般不舍,但一想到他是去治病救人,是去挽救一个个即将破碎的家庭,我还是理解、支持他的。”戴佳说,现在她每天都会祈祷丈夫平安归来,那时候,北京的玉兰花正开,一家人又可以团圆在一起去踏春。

看到随行医护人员的行李箱里装得满满的生活用品,好多人都有家人送行,戴佳感觉有点心酸,“除了医院发放的防护物资,查鹏没敢回家取行李,衣物都是我妈妈后期偷偷给快递去的。”看到没有行李的丈夫,手里拎着一大袋自己孕期吃的苏打饼干,戴佳瞬间泪如雨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