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自“逆行”前往武汉的古蔺籍医生黄维希望父母别担心

(抗击新冠肺炎)独自“逆行”前往武汉的古蔺籍医生黄维:抗疫成功就回家 希望父母别担心

中新网泸州2月9日电 (邹立杨 周雅 范兴和)“爸爸妈妈,你们不要担心,我晓得照顾好自己。”“出来后,我就决定,疫情结束再回家,只是没有和他们(家人)说。”日前,在古蔺籍医生黄维独自驾车“逆行”到达武汉工作近一周后,记者设法联系到了他,经过几次沟通,终于等来了这一次特别的“隔空”交谈。

6点37分,这一通期盼已久的视频电话终于拨通。手机屏幕上出现的是黄维略显疲惫的面容,头发被防护帽压成了一个“小山丘”,眼角有一条明显的压痕,嘴唇干燥……黄维告诉记者,在此之前,他穿着防护装备和尿不湿在医院里已经待了近8个小时。

苏州市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新闻办主任姚水生表示,目前蟹苗的投放已完成百分之八九十左右,基本接近尾声。

在抗疫前线工作的黄维。钟欣 摄

儿行千里母担忧,更何况是去疫情最严重的武汉,为了不让父母担心,黄维没有告诉父母详情,只是打电话说自己平安无事,让父母别担心。

在不少人看来,驰援疫区,这是一件“了不起”的事,而在黄维看来,自己只是换了个地方上班。嘴上说着不支持的家人,其实也在用行动支持着他。

记者来到黄维古蔺的家中,谈起黄维去武汉的事,二老和黄维弟弟的态度相当“淡定”。经过交谈,记者才得知了其中缘由。“之前抗击非典,还有汶川大地震他都是去了前线的,这次去除了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回来以外,其他的都相信他!”

在抗疫前线工作的黄维和战友们。钟欣 摄

“冒昧的问一下,为什么要穿尿不湿呢?”“因为穿上防护服不能上厕所,一出来上厕所就要换一套新的。为了不浪费多的防护服,我们都选择穿上尿不湿。”

蟹农朱健明如期完成了共46亩蟹塘的蟹苗投放。“蟹苗是本地培育的,运输上没有受疫情影响。”朱健明介绍,蟹苗运输车的司机经过路障关卡检测,进行信息登记后,就可以进入他的养殖基地了。朱健明通过电话指挥运输车辆到相应蟹塘前,卸下蟹苗。等到运输车离去,他再过去投放蟹苗。

家人的乐观豁达来源于对黄维的支持与信任,相信有无数像黄维一样的“逆行者”,正在为抗疫竭尽全力。期盼春暖花开之时,大家平安归来。(完)

记者和黄维约定在他下班后进行视频连线。而就在连线前,记者收到了这样一条信息:你稍等我一下把尿不湿取下来……

“疫情对大闸蟹养殖的影响,主要是蟹苗、饲料的运输和人工上。由于阳澄湖蟹农的蟹苗及工人大多来自当地,所以受的影响相对少些。”姚水生介绍,疫情之下,协会对蟹苗运输和投放、饲料的来源和种类都进行了严格要求,并承诺将根据行业的实际情况,想尽一切办法为会员开拓阳澄湖大闸蟹销售渠道。蟹农和政府也正采取各种方式,降低疫情带来的影响。(完)

通过这种全程“无接触式”的蟹苗投放,既保证了人员安全,又没有耽误农时。目前,朱健明通过这一方法完成了约5.5万只蟹苗的投放。此外,朱健明还联系了苏州本地以及江苏南通的两家饲料厂,并预定了月底的蟹苗饲料。“目前来看饲料厂的生产都是正常的,办理通行证以后就可以运过来了。”朱健明所在的相城区,今年预计投放蟹苗总量300吨,共约3000万只。

花了两天时间办理证明,证明一到,黄维即刻出发一路向“汉”。1200多公里的路程,他没有过多的休息,只有一个念头:快点到达医院,帮助更多的人,支援武汉的战友!

2月1日下午1点,黄维达到武汉,发了条朋友圈报平安后,就来到医院熟悉科室为了不多浪费一套防护服,在休息半天后,黄维在2月2号正式上岗,开始了在前线每天三班倒的工作。

黄维告诉记者,在工作中,同事们坚守抗疫一线的身影,让自己非常感动。“上班的时候看到有怀孕两三个月的孕妇依然在岗,还有一个20多天没有休息的战友,他累到脚踏一个纸箱子靠着就睡着了。”黄维介绍说,放射科不是临床但实际上存在风险,因为面对的都是未知,但他的战友在那么艰苦的情况下还在坚守,自己也会竭尽全力。

去武汉只有一个念头,“心疼,心疼我的战友,看到我们的影像医学的微信群里,江夏中医医院发布的求助信息,需要医学影像方面的人员支援,自己是干这一行的,就开始联系医院进行申请。”对于黄维到武汉的原因,可能只源于四个字——“医者仁心”。

看到记者带去的视频后,之前还满脸笑容的母亲,悄悄说了一句“都瘦了。”曾是中医的父亲则说,“看到他好就是放心了,把工作干好,安全的回来,就好!”

在出发前,4岁的儿子问他要去哪?他说爸爸要换个地方上班,11岁半的大儿子哭着问他能不能不去,他给了儿子两个选择:“遇到困难了,你是希望爸爸迎难而上,还是当个懦夫?”孩子和妻子的选择,让黄维“支援武汉”的信念更加坚定,同时也倍感欣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