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进决胜年上海“冲刺加码”建设国际金融中心

中新网上海1月21日电 题:迈进决胜年:上海“冲刺加码”建设国际金融中心

“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过程中最大的成就是建立了完整的金融市场体系,可以说上海已成为国际金融市场门类最为完备的城市之一。”上海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韩汉君对中新网记者说。

上海陆家嘴。(资料图片)

《悉尼先驱晨报》3月16日报道称,据莫里森政府预计,澳新冠肺炎疫情最坏可能导致近15万人死亡。澳联邦政府副首席医疗官凯利表示,在最好情况下,感染率为20%,500万感染者中可能有5万人死亡;在中等情况下,感染者可能达到1000万,或有10万人死亡;在最坏情况下,可能会有1500万人感染,15万人死亡。莫里森政府预计疫情至少要持续半年。

为了进一步推动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完善资本市场体系,让科创企业和资本更好地对接,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在2019年也应运而生。

为防控疫情,澳政府还推行保持社交距离,严格限制室内聚会。最近几天,保持社交距离成了澳民众防疫的热门词语。澳首席医疗官布兰登·墨菲教授表示,“与他人保持距离,避免非必要的出行,尽量避免非必要的大型团体活动…… 在家工作,所有这些措施都非常重要”。他还指出,不握手也是安全社交距离的一部分。澳卫生部门公布的资料显示,安全社交距离为1.5米。为了限制社交距离,莫里森宣布室内酒吧和餐馆每4平方米仅许容纳1人,最多只能容纳100人,户外活动不得超过500人。澳政府21日还临时关闭了著名旅游景点邦迪海滩,因为那里有大量游客聚集。

迈进2020年,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还有更多的路要走。“上海金融市场尤其是资本市场还缺少世界知名的境内外上市企业、科技企业,在金融科技应用、金融人才培育等方面也存在很大的优化空间。”瞿秋平直言。

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以下简称“临港新片区”)建设的背景下也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上海之前的金融发展重点都集中在陆家嘴金融城,临港新片区要做跨境和离岸,推动金融市场进一步开放。”临港新片区管理委员会制度创新和风险防范处主任科员朱峰介绍。

澳总理称美国是澳感染病例的最大来源

“在国际经济治理的过程中,希望临港新片区能够有进一步的发展和突破,新片区和陆家嘴应该是一个错位发展的概念,新片区需要在原有的基础上做增量,包括跨境双向人民币资金池的归集等。我们希望进一步去聚焦、推动原来跨境金融暂时没有开展的工作,但所有改革都是逐步的。”朱峰补充。

上海浦东物流云计算有限公司董事长虞钢对中新网记者说:“科创板开板对助推金融中心建设产生重要作用。有创新意识的中小型企业积极参与到资本市场的运行中,增大金融市场的运行活力,这本身也是整个金融生态的重要基础。建立良好的金融生态圈离开了中小型企业是没有活力的。”

3月18日,莫里森政府首次根据《生物安全法》宣布澳大利亚进入人类生物安全紧急状态。莫里森据此宣布实行离境禁令,所有澳大利亚人不得出国,这是澳有史以来首次行此禁令。莫里森还宣布禁止到偏远的土著社区旅行。北领地政府日前也宣布,从3月24日开始实施旅行禁令,禁止非北领地人员进入,北领地人返回后须隔离14天。

据此间9号台新闻网报道,莫里森总理3月20日早晨接受2GB电台采访时表示,在澳确诊新冠肺炎病例中,大约80%是海外输入病例或与从海外回来的人有过直接接触的人。在这些病例中,“大多数病例来源于美国”。报道还说,美国未能进行足够数量的新冠病毒检测,这意味着美国国内最近几周的实际感染人数要比公布的多得多。莫里森在采访中表示,“我认为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任何国家,包括中国,在故意做任何事情。”莫里森此番言论被不少媒体解读为他对特朗普政府在控制疫情方面的不作为发出的信号。

2020年是上海基本建成与中国经济实力和人民币国际地位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的“交卷”之年,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正不断加码,打造多元金融生态。“这一金融市场体系包括股票、债券、货币、外汇、黄金、期货、票据、钻石、保险等各类金融要素市场。”韩汉君指出。

为了进一步增强金融生态的活力,虞钢表示:“上海应该主动挖掘,将自下而上、自上而下的申报、挖掘机制结合好。可以引进第三方机构的参与,科创型企业对风险投资的需求是非常强的,具有风险投资性的基金参与进来,可以用社会的力量挖掘、发现、培育和扶持企业。”

(本报堪培拉3月21日电 本报驻堪培拉记者 王传军)

瞿秋平强调,未来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应从完善人民币优势产品、丰富自由贸易区金融产品、支持上海本地金融机构做大做强三方面发力,更好地掌握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主动权。(完)

此前一周,维多利亚州州长安德鲁斯向澳联邦政府提出限制美国游客入境的建议。据当地媒体报道,安德鲁斯在参加莫里森总理成立的国家应对新冠病毒疫情紧急内阁会议前向媒体表示:“中国新增病例已经很少,澳大利亚却仍然对中国实行旅行禁令,而美国人却可以自由来澳大利亚,这种做法很难解释。”“现在仍不禁止美国人来澳洲,这样做对不起维州和全澳人民。”报道还称,澳内政部长达顿从美国访问返澳后,确诊患有新冠肺炎,在医院接受隔离治疗。

首次实施生物安全紧急状态和离境禁令

3月19日,莫里森又宣布“封国令”,即从3月20日晚9时起,所有非澳公民和非澳永久居民禁止入境,不受禁令限制的入境者须严格实行14天自我隔离。这意味着人在澳境外的学生签证持有者和打工度假签证持有者目前无法进入澳大利亚。莫里森日前还表示,将考虑对新冠病毒暴发区域实行封闭,限制域内人员流动。

3月1日澳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还只有20多例,且每日仅增加几例。然而,随着境外输入及社区传播病例的快速增长,从3月18日起,每日确诊病例增幅达到上百甚至几百。截至当地时间3月21日下午2时,澳累计确诊病例已达1073例。更不幸的是,澳政府和卫生专家都认为,新冠肺炎疫情最严重的时刻尚未到来。

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张云峰也表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过程中存在企业储备乏力的短板。“可以推动建立上海股票中心的科技创新板与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转板机制。加大对中小型企业的扶持力度,充分利用上海金融要素健全、创业资本聚集程度高的优势,大力推动招商引资。”他建议。

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瞿秋平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从GFCI(全球金融中心指数)排名变化情况来看,在近三期评选中,上海排名稳定世界前5位,仅次于‘纽伦新港’(纽约、伦敦、新加坡、香港)四大国际金融中心。“这与近几年中国加大对外开放,推出境内外市场互联互通是分不开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