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中国经济稳定恢复得益于围绕保市场主体实施助企纾困政策

据中国政府网11月24日消息,国务院总理李克强24日在京同主要国际经济机构负责人举行第五次“1+6”圆桌对话会。

近期发生在美国国会大厦的暴力冲击事件,成为上述这句话的最新注脚。从事发时一些警察允许示威者进入国会,到警察与示威者亲热自拍,再到次日林肯纪念堂外示威者周围几乎看不见警察或国民警卫队员,美国警方对待这些以白人为主的示威者态度,与去年6月反种族主义抗议活动中对示威者的暴力镇压,形成了鲜明对比。

根据美国疾控中心最新数据,非裔美国人死于新冠肺炎的概率是白人的2.8倍。去年底,感染新冠肺炎的美国非洲裔女医生苏珊·摩尔遭消极治疗不幸死亡一事,引发众人唏嘘。“如果我是白人,就不必承受这些”,苏珊·摩尔生前留下的这句话,不啻是对美式民主的狠狠打脸。《华盛顿邮报》指出,“她的遭遇再次残酷地证明,美国始终存在一种基于肤色的机会构建和价值分配制度”。

李克强指出,我们加大减税降费力度,预计全年为企业减负超过2.5万亿元,其中减免社保费1.6万亿元。我们提高财政赤字率、发行抗疫特别国债新增2万亿元财政资金,通过改革建立了直达市县基层、直接惠企利民的机制,将基层因减税降费出现的财力缺口及时补上,提高了宏观政策时效性。我们加大了货币政策的逆周期调节力度,采取多种措施向实体经济提供流动性支持,同时创新出台直达实体企业的政策工具。我们全面强化就业优先政策,注重以市场化方式稳定和扩大就业。

与此同时,针对少数族裔的仇恨袭击事件正不断增多。数据显示,2016年,出于种族主义动机的极端行为造成的死亡人数,占美国与恐怖主义相关的死亡人数20%,而到2018年这个数字增长到98%。

李克强强调,中国将保持宏观政策连续性稳定性,增强可持续性和有效性,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稳健的货币政策和就业优先政策,根据形势变化不断丰富政策内涵、完善政策组合,更多采用改革办法,推动经济运行恢复到合理区间。

这种基于肤色的差异,体现在美国社会的方方面面。去年6月非洲裔男子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跪杀事件,是少数族裔持续遭受暴力执法事件的冰山一角。美国民权律师布莱恩·邓恩称,非洲裔占美国人口总数大概12%到13%,但是在警察枪击案中,非洲裔受害者占比却高达40%。

(封面图来自:摄图网)

事实上,从《民权法》到《选举权法》,再到《平权法案》,美国政府掏出的保护有色人种权利的工具不可谓不多。然而,流于表面的政策工具反而让种族主义造成更深的内在社会撕裂。正如西班牙《阿贝赛报》网站所指出,“结构性种族主义从未成为美国总体政策论述的一部分”。

出于传统观念、既得利益与“基本盘”等因素考虑,美国两党无论谁当政,都从未真心解决种族主义。而每当种族冲突问题暴发时,他们往往以所谓“政治正确”的空洞表态来安抚民众,试图掩盖美式民主制度下的内在危机。这使得种族主义始终在美国社会暗流涌动,随时能引爆民众情绪,加速美国社会撕裂。

此外,少数族裔在就业、薪酬乃至贷款等方面,也都遭到“隐形歧视”。美国劳工统计局数据显示,从2010年至2018年的数据来看,非洲裔全职工作的周薪中位值平均比白人低近30%。这一切都验证了美国学者托马斯·索维尔在《美国种族简史》一书中的论断,“肤色在决定美国人的命运方面,显然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肤色有差异,待遇大不同。正如美国微软-全国广播公司电视台主持人乔·斯卡伯勒所说,如果这些示威者是非洲裔,警察会一枪打在他们脸上。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一针见血地指出,美国警方之所以区别对待白人和非洲裔民众,原因在于美国长期存在的种族主义和白人至上主义。

在谈到中国应对疫情采取的宏观经济政策时,李克强表示,这次疫情与以往经济金融危机不同,直接冲击消费端,冲击中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进而对低收入群体和基本民生带来很大影响。保住市场主体,就能保住就业,有就业就有收入和消费,就能推动经济增长。我们注重采取市场化手段,集中政策资源直接面向市场主体,特别是帮助中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渡过难关。

如果美国当政者拒绝反思种族主义背后的历史因素、经济社会不平等、政治架构等问题,那么这颗毒瘤就会与美国发展如影随形,成为困扰美国社会的永久伤痛。而世界则早已看清:所谓美式“民主”不过是“少数人享有”的政治游戏。(国际锐评 评论员)

从屠杀印第安人到买卖非洲人当奴隶,纵观美国历史,种族主义是其“发家”的一个重要手段。时至今日,少数族裔在美国仍未获得应有的地位,种族主义通过执法不公、贫富差距、医疗待遇差异等各种形式释放毒素。特别是在新冠肺炎疫情“放大镜”下,世界不仅看到在全球唯一超级大国,少数族裔是如何承受不成比例的伤害,更听到他们“无法呼吸”的锥心呐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