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保监会推出十二条措施做好疫情防控金融服务

银保监会推出十二条措施 做好疫情防控金融服务

新华网北京2月16日电(石海平)记者今日从银保监会官网获悉,银保监会办公厅发出关于进一步做好疫情防控金融服务的通知(下称“通知”),推动银行业保险业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金融服务,助力打赢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更好地支持实体经济发展。通知就银保监会近期重点工作从五个方面提出了十二条措施。

根据孙正义的介绍,软银计划筹集期限比愿景基金短的“过渡基金”,该基金的有效期至2029年。他补充说,尚未作出最终决定,包括基金的规模。另外,软银集团会继续自己进行投资。

孙正义进一步表示:“愿景基金才刚刚开始,没有必要每三个月因跌宕起伏而感到高兴或难过。”

可以看到软银集团的五大业务表现总体上并不理想,只有软银的日本业务销售收入上升了4.9%,其他板块均出现了销售下滑,盈利状况堪忧。

经过这些行动,软银在WeWork的持股比例上升至了80%,包括软银集团直接持有的60%和愿景基金持有的20%。尽管如此,因为大部分股份为优先股,软银在股东大会上并没有过半表决权,因此未将WeWork控股。

愿景基金投资组合行业分布及业绩

如果没有这些措施,软银集团的这一期财报原本会更难看。

1. 愿景基金,这部分也包括软银在2019年成立了一些其他基金,这些基金主要投资于软银原原计划用愿景基金第二期投资的一些项目。前三财季净销售收入-7290亿日元,同比下降188%;运营利润7977亿日元,同比下降200%。

对软银集团业绩影响最大的因素,当然是目前正处在风口浪尖的愿景基金。总规模100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软银集团在财报中做并表处理。愿景基金投资组合的贬值,也就直接反映在软银集团的财报中。

在爆雷之前,WeWork的估值高达470亿美元。但随着IPO不顺,这些纸面富贵像水一样蒸发了。2019年9月8日,道琼斯报道说,WeWork考虑将其IPO估值降至200亿美元以下。9月13日,路透社报道,WeWork的IPO估值已经跌至100亿到120亿美元之间。

据了解,“全民抗疫 以读攻毒”网上公益文化活动已开设相关网址和社交媒体平台,以倡导市民活好当下,善用居家时间,培养网上学习的好习惯。

银保监会要求,全力支持疫情防控企业扩大产能。紧紧围绕疫情防控需求,全力做好治疗药物、疫苗研发等卫生医疗重点领域,以及重要物资生产、运输物流等相关企业的融资支持。用足用好中央政策,专设机制、充分授权、主动对接,降低融资成本,提供优惠利率和优质金融服务,支持企业恢复产能和扩大生产。鼓励保险机构结合自身情况,为身处疫情防控一线的工作人员提供意外、健康、养老、医疗等优惠保险服务。

在2019年第三财季愿景基金完成了两个项目退出,其中一个还是流血减持,让愿景基金赔了202亿日元。好在2018年上市的液体活检明星公司Guardant Health表现不错,愿景基金减持收益达348亿日元。两个项目一赔一赚,愿景基金获得的退出收益净值为146亿日元。

愿景基金2019年第三财季业绩(摘自软银季报)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同时,银保监会要求,加强线下配套服务和宣传引导。对于不习惯使用线上业务客户,要针对性做好金融服务,提供定期存款自动到期续存、错峰办理养老金支取等便民服务。完善自助机具服务功能,放大字体、简化页面、加强引导,减少非必要的柜面业务办理。对客户已熟悉使用的各类自助机具等线下服务方式,银行机构要合理保留,已经撤销的,要有效恢复或提供替代服务方式。

更大的手笔是,软银集团已经向WeWork的其他股东们提出部分收购要约,以19.19美元每股的价格,收购1.56亿股,总金额30亿美元。如果以11.6美元每股为公允价格,这笔交易溢价达65%。如果完成,下一个季度的财报又要多出一笔亏损。

对愿景基金来说最头疼还不是流血减持,而是到目前为止绝大部分项目仍未退出,而这些项目在手中一天天贬值。截至2019年第三财季末,也就是2019年12月末,愿景基金共投出了749亿美元,其中746亿美元的投资未退出,占比99%。

银保监会还要求,积极帮扶遇困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做好辖内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服务对接和需求调查,对受疫情影响暂时遇到困难、仍有良好发展前景的小微客户,积极通过调整还款付息安排、适度降低贷款利率、完善展期续贷衔接等措施进行纾困帮扶。加大对普惠金融领域的内部资源倾斜,提高小微企业“首贷率”和信用贷款占比,进一步降低小微企业综合融资成本。加大企业财产保险、安全生产责任保险、出口信用保险等业务拓展力度,为小微企业生产经营提供更多保障。

另外,软银集团还向WeWork提供各类债务连带担保,总规模合计达50.5亿美元。作为回报,WeWork以0.01美元每股的象征性价格向软银集团发行了认股权证。这进一步改善了软银集团2019年财季的业绩。

导致愿景基金和软银集团业绩惨败的头号杀手,当然就是WeWork。

软银集团在2019年第三财季(10月至12月)净销售额为2.4381万亿日元(约合221.91亿美元),同比下降3%;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50.35亿日元(约合5.01亿美元),同比大跌92%。

而此次软银集团三季报发布的同时,孙正义公开表示:“这次,我正在考虑缩小(愿景基金二期的)规模。”这是孙正义首次软化立场,他在发言中承认:“许多人感到担心、焦虑。”

美国著名的对冲基金埃利奥特管理公司此前向软银投资了25亿美元左右,持有软银接近3%的股份,这是这家管理规模402亿美元的对冲基金持仓最重的股票之一。埃利奥特公开发声明称力挺软银,称其对软银的大量投资表明它坚信市场严重低估了软银集团资产组合的价值。但纽约时报上周称,埃利奥特近期已经与孙正义会面,向其施压要求改变。埃利奥特提出的要求包括软银花200亿美元回购股票,以及改组软银的董事会。

邵丽建议,在新时代讲好黄河故事,应成立黄河文化研究机构,吸引有志于黄河文化研究的专家学者积极参与,形成较为完备的黄河文化研究机制与研究格局。

截至2019年12月底,软银集团和愿景基金一共向WeWork及其三家附属公司(WeWork中国、WeWork亚洲、WeWork日本)投资了103亿美元,但目前这笔投资的账面价值只有53亿美元。其中愿景基金投资了43亿美元,目前账面价值为20亿美元。

WeWork在上市前夕的突然“猝死”,是2019年全球VC业最令人震惊的事件,大概也出乎孙正义的预料。面对突然爆发的危机,孙正义的选择是继续投入巨额资金。2019年10月22日,软银与WeWork达成一份全面的救火协议。

财报显示,目前愿景基金手中有88个项目,在2019年前三财季,88个项目中有29个项目估值上升,合计升值52.94亿美元。同时有31个项目估值下降,合计下降121亿美元。愿景基金的重仓标的之一、2019年5月上市的Uber,上市后股价遭到腰斩。目前进入2020年后科技股普涨,Uber也仍未收复发行价。另外,还有28个项目估值没有变化。

首先软银集团将一笔原本承诺在2020年4月支付的15亿美元的投资款,提前至2019年10月支付,但行权价格被从110美元每股下调为11.6美元每股,也就是说将WeWork的估值下调了10倍。这一调整给软银集团难看的财报挽回了部分颜面,让软银集团在2019年第三财季减少了约10亿美元的资产减值损失。

邵丽还建议,相关部门应策划、推出一批黄河故事选题,进行重点扶持,对表现黄河文化的文艺作品,进行精准奖励,使更多的文艺家潜心创作,书写无愧于时代的反映黄河文化的精品佳作。

投WeWork亏了50亿 软银决定再投30亿美元

也有好消息,另一家愿景基金重仓的独角兽Uber,其股价在2019年底被腰斩,但目前已经有所反弹。孙正义称,因为Uber的股价反弹,愿景基金在2020年初以来已经实现了30亿美元的利润。

2. 软银,日本最大的电信运营商,包括收购的原雅虎日本业务。前三财季净销售收入34495亿日元,同比上升4.9%;运营利润7548亿日元,同比上升6.6%。

负面缠身的软银现在压力上大。目前软银的市值约1000亿美元,与2019年5月时的巅峰相比已经跌去了一半以上。股价表现不佳,也让孙正义遭到软银集团股东的质疑。

WeWork也在2月12日发布了一份五年业务计划,目标是在2021年实现息税折旧及摊销前的正收益。孙正义表示,WeWork已获得53亿美元的资金,足以满足其资金需求,“今天我经历了严冬,接下来就是春天。”

软银集团是一家控股型公司,旗下几大业务板块多数是收购来的,各自没有关联、独立运营。因此软银集团本身也相当于一个大一号的愿景基金。目前软银集团旗下有五大业务板块,各板块业绩如下:

“建议组织有关高校联合重点文化企业成立黄河故事研究院,持续开展黄河故事、黄河文化的挖掘整理和转化传播。”在讲述黄河故事方面,张国晓建议应创新表现手法,利用群众喜闻乐见的动画、漫画、游戏、实景演出等艺术手段去表现。

3.  Sprint,美国排名第三的移动运营商,2012被软银收购。前三财季净销售收入27944亿日元,同比下降6.4%;运营利润1378亿日元,同比下降46%。

银保监会提出,全面服务受疫情影响企业复工复产。各银行机构要提早谋划、及时掌握企业信息,优化信贷流程,合理延长贷款期限,有效减费降息,支持受影响企业有序高效恢复生产经营。鼓励保险机构通过减费让利、适度延后保费缴纳时间等方式,支持受疫情影响较重企业渡过暂时难关。鼓励银行保险机构积极拓展服务领域,在支付结算、融资规划、产销支持等更多领域,发挥机构自身优势,提供特色产品、专业咨询、财务管理、信息科技支持等增值服务。围绕国家重大战略,精准支持对宏观经济和区域发展具有重要带动作用的项目工程。加大制造业贷款投放力度,加强供应链金融服务。

加强科技应用,创新金融服务方式

4.  ARM,著名的手机芯片设计大厂,被软银在2016年收购。前三财季净销售收入1430亿日元,同比下降2.1 %;运营利润-426亿日元,同比下降130%。

业绩不佳 孙正义被股东要求改组董事会

这些未退出投资的账面价值,截至2019年12月末为798亿美元。基本打平,不亏不赚。虽然愿景基金的期限长达12年,如果愿意,愿景基金完全可以继续持有这些投资等待中长期的升值,但是2019年软银的投资组合的估值出现了拐点。

做好金融服务,支持企业复工复产

但是,对于愿景基金近期面临的困难,孙正义坚持认为只是短期的。在渡过难关之后,软银仍然会继续前进。在说完缩减基金规模之后,孙正义继续表示:“我想在较短的时间内做一些较小的事情,让每个人都松一口气,然后再正式做更大的事情。”

得益于2月11日美国法院批准了由软银控制的Sprint与另一家美国无线运营商T-Mobile的合并。2月12日软银集团的股价大幅上涨了11%。但这仍不能掩盖财报的难看。

民进河南省委也在提案中建议,应充分利用互联网等现代技术在黄河文化创作、生产、传播、消费等各环节的应用,推进“黄河文化+”和“互联网+”联动发展,使物质文化遗产由静到动,只有这样才能与时代接轨,才能与观众相亲。(完)

5.  Brightstar,软银2013年收购的手机分销商。前三财季净销售收入7027亿日元,同比下降13.5%;运营利润-426亿日元,亏损幅度收窄77%。

“围绕黄河这个主题,历代文人创作了数不清的流传千古的文学艺术作品,李白的《将进酒》、王之涣的《凉州词》《登鹳雀楼》、冼星海的音乐作品《黄河大合唱》……河南省著名作家李凖创作的获得第二届“茅盾文学奖”的《黄河东流去》,已故河南籍著名诗人马新朝创作的、获得“鲁迅文学奖”的长篇诗作《幻河》……”邵丽表示,这些不同历史时期和黄河相关的文艺作品无不展现了中华民族赖以生存、发展并能够自豪地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黄河文明,它们跨越时空,经久不衰。

对于邵丽的建议,河南省政协委员、河南省漫画家协会主席张国晓也有相似的观点。

2017年成立的愿景基金,以1000亿美元的超大规模震惊了全球风险投资业。愿景基金定位于投资独角兽级别的企业,同时还要求高成长性,被认为改变了VC的游戏规则。根据合伙协议,愿景基金的投资期在2019年12月31日正式结束,但短短两年间却已物是人非。目前,愿景基金仍有237亿美元的承诺资本没有投出,但软银选择在2019年9月底提前结束了投资期。剩余的资金,将被用来对老项目追加投资以及运营开支。

目前100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一期已经结束投资期,软银正在募集第二期愿景基金。因为一期基金表现不如人意,二期基金的募集困难重重。但孙正义此前一直以乐观面目示人。2019年8月孙正义曾宣称,108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二期“将在三个月内开始投资”。

此外,在通知中,银保监会还就加强社会责任承担、严格做好金融服务卫生防疫、加强员工防疫关心关爱、强化政治担当、力戒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加强业务学习等方面对银行、保险等机构提出了要求。

如何充分调动社会力量参与黄河故事创作的积极性,张国晓建议设立高规格的“黄河文化奖章”,“每年对弘扬黄河文化取得显著成效的机构和个人进行表彰。”

“可以推出《黄河故事》系列新型文艺作品,比如《黄河故事之中国神话》《黄河故事之治水人物》《黄河故事之大河神龙记》《黄河文化大典》……策划《焦裕禄漫画读本》等重点选题以及黄河吉祥物文创产品的开发,以新形式、新手段、新渠道实现黄河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

银保监会提出,提高线上金融服务效率。各银行保险机构要积极推广线上业务,强化网络银行、手机银行、小程序等电子渠道服务管理和保障,优化丰富“非接触式服务”渠道,提供安全便捷的“在家”金融服务。在有效防控风险的前提下,探索运用视频连线、远程认证等科技手段,探索发展非现场核查、核保、核签等方式,切实做到应贷尽贷快贷、应赔尽赔快赔。

2月17日,由香港出版总会、香港各界文化促进会、香港影业协会及香港体育社团联会联合发起,“全民抗疫 以读攻毒”网上文化公益活动举行启动仪式。活动主办方本着“服务社会、回馈市民”的宗旨,联合香港出版、文化、影视、教育、艺术等不同界别,在众志成城、全民抗疫的严峻时刻,为普罗大众,特别是因疫情延迟开学的中、小学生,提供网上阅读、学习、专业培训及心理咨询、保健饮食等资讯与服务,力争令学生们“停课不停学,实现“以读攻毒”。

此外,银保监会鼓励加大春耕春种金融支持。针对农村地区疫情防控特点,积极通过线上线下多种方式有效满足农村地区基础金融服务需求。加大涉农贷款投放力度,全力保障农副产品生产和春耕备耕农资供应信贷资金需求。鼓励地方银行机构建立农产品应急生产资金需求快速响应机制,支持疫情期间农产品保供稳价。支持保险机构稳步拓展农业保险品种,扩大农业保险覆盖面,稳定农业种养殖户和农民生产经营预期。

以WeWork和Uber为代表的被投企业,在2019年或IPO失败或流血上市。导致的结果是,至2019年第三财季末,愿景基金愿景基金未退出的投资组合账面价值减值高达7273亿日元。再加上大幅扩大的运营支出,愿景基金业务板块出现了7978亿日元的营业亏损。

愿景基金99%的项目未退出投资组合贬值68亿美元

在2019年9月底,软银集团在财报中对WeWork的整体估值下调为78亿美元。到2019年12月底,软银将WeWork的总估值进一步降为73亿美元。而在2019年2月,软银集团在对WeWork的最新投资中,给出的估值仍高达470亿美元。

Back To Top